這世界上有一種分手,最好不要再做朋友,那就是不倫。
分手後的不倫如果繼續相處,再次不倫的可能性太高,畢竟,就是受不了彼此的誘惑,才發生不倫。


【不倫愛我‧breakout】

這世界上有一種分手,最好不要再做朋友,那就是不倫。
分手後的不倫如果繼續相處,再次不倫的可能性太高,畢竟,就是受不了彼此的誘惑,才發生不倫。
不倫已經很麻煩了,如果新的不倫碰上舊的不倫,就是世界一流的大麻煩。
偏偏,不倫可能太愛我,不然為什麼每一次談戀愛,正常健康的關係的都輪不到我?

「給我一點時間,等我跟她分手,好嗎?」Simon穿上西裝外套,邊瞄了我一眼,說。
「咦?」我睜大眼睛看他。
「我對妳是認真的。」高挑的他蹲了下來,就在我面前。
「那我們先分手好了,等你們結束,再說。」我試探地,故做不在意地答。
「妳生氣了?」Simon隨我站了起來。
「為什麼要生氣?」
「妳不希望我跟她分手嗎?」
「我希望你們一開始就沒在一起。」我的表情黯淡了下來。
「對不起。」他從背後抱住了我。

又來了,每次我想要裝酷,都會輸給他的溫柔。
雖然,我在不倫界已經有十幾年經驗,但大概就是由於,每次我都是認真的,所以不斷地受傷。
只要男人說「等我跟她分手」,通常那就表示他們不會分手,男人只是哄妳的。
只要男人說「你不希望我跟她分手嗎」,通常那就表示男人在試探妳是不是想要他跟老婆分手。
只要男人說「對不起」,那看似「相見恨晚」的道歉,其實沒有多大的含意。
這些我見太多了,可是,我總是會以為,有一個人說出這些話,是出於真心的。
只是剛好我都遇不到而已。

「小倫,我知道我不是妳的第一個不倫對象,但是,妳是我第一個不倫的對象。」Simon用一種讓人很難不相信他的抱歉眼神說著。
「我也不想啊!」我嘟囔。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我對妳不是玩玩的,如果不是遇到妳,如果遇到的對象不是妳,我不會這樣的。」
「可是,你對你老婆難道就是玩玩的嗎?當初,你還不是一樣認真?」
「……。」Simon皺起眉,低下頭。
「對不起,我只是,不知道應該相信什麼。」看著他,我突然覺得好難過。

我知道我們沒辦法要求一段天長地久的感情,只要是人,就可能變心。
當然,就算兩個人好不容易在一起了,也難脫分離的命運。
大概就是因為這樣,太過認真的人,有時候就是無法安心。

「好,我知道了,就當作是一場考驗,我們分手吧。」Simon下定決心。
「呃?」不要啊!我,我只是隨便講講的!
「小倫,我們就只做朋友,等我離婚了,我再來正式追求妳,當然,如果妳不想見到我,也沒關係,我會忍耐。」
「你是認真的嗎?」我的手撫上他的大臉。
「嗯,很認真。」
「嗚。」我緊緊抱住他。


【不倫愛我‧first sight】

自從上一段不倫之後,我原本就發誓,再也不要跟有婦之夫來往。
因此,只要有人追求我,或者第一次約會,我都會要求看對方的身份證。
遇到Simon可以說是一場意外,畢竟在第一次見到他之前,我就知道他已婚;而那是在一間咖啡廳裡。

我常覺得,戀愛裡,吸引力決定了一切。
一對男女在第一次看對眼時,蔓延在彼此之間的吸引力也會決定他們的戀情是炙熱,還是平淡。
就在那個下午,我走進那間白色漆牆的咖啡店裡,人潮很多,而排著隊等待點餐時,Simon就排在我正後方。
應該是因為他太高了,十分地顯眼,很難令人不把視線放在他身上,就連我也是一樣。
那天,與我一同前來的女友馬上就告訴我Simon是這裡常客,女生們都很哈他,常為了看他而來泡上一個午后,但是,就在有人有所行動之後發現他早就結婚了,也於是他成了這裡只可遠觀而不可靠近的白馬王子。

禁忌的戀情就是這樣的:
當越清楚對方的不可觸碰,我們就越想要踩線。

我是真的忍不住回頭看了Simon幾眼,他身上的味道跟他的外表一樣好聞極了。
不知道是不是他也喜歡我擦的香水,總之,當我回頭時,發現他的眼神也在瞄我。
直到我們排隊的緣分到盡頭,正準備拿起我那杯美式摩卡,Simon的手便伸了過來,早我一步端起了我的咖啡到他的餐盤上,然後問:
「妳坐在哪裡?」

識相的朋友在Simon坐下來後十分鐘就說有事先離席了,整個咖啡廳裡的人好像也都盯著我們看,禁忌的戀情也是這樣的:
即使身旁的人的眼光都像我們之間似地著了火,還是沒有任何事情能阻擋流竄在體內瘋狂的血液。
我不知道與Simon的那杯咖啡是怎麼喝完的,我只記得我把害羞與驚訝藏得很好,要不是走出咖啡店後那個轉角,Simon因為綠燈閃了牽起我的手,我的理智應該還可以讓我平安回到家裡。
但事實相反,當Simon的溫度從他的手中傳到我的手,他的味道離我越來越靠近,我就越發現自己抗拒不了他的魅力。

最後,我確實回到家了,只是他也跟了上樓。
我們之間從第一次牽手、第一個吻到第一個早晨,什麼都沒有說,也什麼都沒有問;事實上,他只要看我一眼,我也只要看他一眼,我們就明白彼此不想離開對方,並希望繼續相處的念頭。
我很難相信自己這樣不安全感強烈的人會遇到一個讓自己一點都不能控制感情的,另一個人。

有時我也不太敢相信自己怎麼會就這樣投入,畢竟按照不倫慣例,剛開始都會把規則說清楚,但我與Simon完全是不顧規則,也顧不了規則的那種。
拿上個禮拜的某個晚上來說,我在家裡獨自看了一部感人的DVD,Simon剛好播電話給我。


【不倫愛我‧instant replay】

「喂?」是Simon的聲音,我看看時鐘,已經十一點半。
「妳在哭?」
「嗯,也不是啦。」一時間,我不知怎麼回答。
「等我,我馬上到。」
「咦?」

Simon匆匆掛了電話,我想要回撥給他,告訴他我沒事,但他的號碼一顯示出來,我又忍住了。
因為不倫的關係是不應該在半夜打電話給他的。

我看的是一部日本電影,畫面很華麗,音樂是我喜愛的椎名林檎,故事在描述一個從小被賣掉的女子成為花魁的經過中,因為男人失望與遇到真愛的歷程。
因為太感動了,其中有些「人在江湖」的心有戚戚焉令我不停掉眼淚。

我就是那種看了一部電影或小說,會把自己情感投射在裡面的人,當碰到感人的部分,不禁也會回想起自己的故事。
每到這種時刻,都會有種,好希望有個人在身邊的感覺,所以剛剛Simon打來時,我其實蠻高興的,只是可能哭得太過份了,才會鼻音還很重。

「叮咚。」門鈴響了。
「笨蛋。」一看見Simon喘著,我就忍不住又掉下眼淚。
「什麼都別說。」他抱住我。
「嗯。」我好高興,好高興。

那一個晚上,我們不停磨蹭著對方,好像希望把對方刻在自己身體裡那樣,非常非常強烈地擁抱著。
天快亮時,我還不太敢置信,會在自己的床上看見他的側臉。
而他只是笑笑地摸著我的髮,哄我睡覺。

直到太陽刺眼得不得了,我們各自得要去工作了,才不捨地爬下床。

「給我一點時間,等我跟她分手,好嗎?」臨走前,Simon穿上西裝外套,邊瞄了我一眼,說。

這一秒鐘,我承認,即使他只是一時衝動,我都很滿足。
可是我不知道要怎麼回答他,我一點也不想給他壓力,可是也沒有辦法離開他。
我覺得不倫沒有這麼難熬,因為我很相信他,即使我們吻別後他會回到另一個地方,有另一個女人在家裡等他,這些也不能阻止我喜歡他。
只是有的時候,也就是那些寂寞的時候,想念確實會令一個人瘋狂。

跟Simon在一起,坦白說我沒想那麼多,因為想得再多都只是痛苦而已。
事實上,也許,痛苦的人不只我一個,還有那個也在家裡思念他的她。

我不喜歡不倫最大的原因,就是不喜歡那種不確定的感覺。
沒有人喜歡背叛另一個人,但是生命與感情是很難有邏輯的。

「小倫,我們就只做朋友,等我離婚了,我再來正式追求妳,當然,如果妳不想見到我,也沒關係,我會忍耐。」
「你是認真的嗎?」我的手撫上他的大臉。
「嗯,很認真。」
「嗚。」我緊緊抱住他。


【不倫愛我‧find the way】

關於「分手以後還能做朋友嗎」這個問題,我覺得很難說。
如果兩個人都還有感情,要做朋友太困難了,只要相處,有感情的人就是會情不自禁想接近對方。
相反地,沒有感情的人,不要說做朋友了,連聯絡也沒有必要吧?

當然,如果只有一方還有感情,另一方沒有了,要當朋友也很勉強,畢竟對於有感情的一方實在很困難啊。
要用怎樣的心情怎麼去面對他?要怎麼樣像平常一樣說著笑話?
很想他的時候,他要離開的那瞬間,能夠真的微笑說再見嗎?

「最近,還好嗎?」Simon傳了一通簡訊給我。
「我不好,但是還好。」我想了很久,這封訊息還是沒有按下傳送。

我不想要每天窩在家裡當個傻瓜翻來覆去只是為了思念他,但是,沒有他,好像也哪裡都不想去,什麼都不想做。

於是我選擇去咖啡廳泡一個下午,選來選去,還是繞回了那間我們初識,那白色漆牆建築的咖啡廳。
一樣點了美式摩卡,這一天人並不多,所以很快地我就等到了我的咖啡。
就在要拿起白色紙杯的剎那,有一隻手伸了過來,把我的咖啡端在他的餐盤上。
是他,Simon。

「嗨。」我不自然地朝他笑了笑。
「嗨。」他的眼神也有些尷尬。
「我坐那邊。」我指著窗邊那排位置。
「嗯。」Simon轉過身,把咖啡端到我說的位子上。
「對不起,不知道怎麼回,所以就沒回了,我是說簡訊。」
「沒關係,不過,妳生氣了嗎?」
「幹嘛每次都問我是不是生氣了?」
「我怕妳不想理我。」
「你想太多了。」他想太多了,我想他都來不及。
「看來我們好像沒辦法只做朋友。」
「不會啊,像這樣也蠻好的,我會習慣。」不知道是不是害怕他接下來會說的話,我趕緊解釋。
「我不是那個意思。」
「那,那你是什麼意思?」
「妳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也是在這間咖啡廳嗎?」
「嗯。」我點點頭。
「第一眼看到妳,妳看我的眼神好兇。」
「有嗎?」
「有啊,妳看著我,一副很不屑的樣子,皺著眉頭縮著下巴。」
「哪有?!」
「我還以為是我碰到妳了,讓妳不高興,所以,我就一直注意妳。」
「我還以為是你忍不住一直看我耶。」
「也是啊,被一個漂亮的女生盯著,就算是被瞪也很令人高興。」
「你騙人。」
「妳那時的表情就像現在這樣,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妳,就有一種覺得不能欺騙妳的感覺,好想親近妳,又好怕傷害妳。」
「……。」這些話,他從來沒對我說過。
「幸好排隊排很久,等咖啡也等很久,我一直好猶豫,很像跟妳說點話認識妳,又怕被妳拒絕,就是這樣掙扎,到妳的咖啡好了,我怕妳一溜煙就不見了,才衝過去端走了妳的咖啡。」他的表情看起來不像是說謊。
「你,你到底要說什麼?」我越來越不明白他的意思。
「小倫,」他牽起我的手,看著我,說:「我不想錯過妳,所以,明明知道自己結婚了,還是忍不住想跟妳在一起,對不起。」
「……。」對不起,他要說的,就是對不起嗎?
「怎麼哭了?」他慌張了起來。
「沒有。」我拼命搖頭。
「妳是不是誤會了?」
「嗯?」
「我是想為之前讓妳受傷的部分道歉,這陣子我說了好多對不起,但是我真的感到很抱歉。」
「也包括她嗎?」
「嗯,也包括她。」
「那,你們現在?」所以他真的跟他開口了?
「交給妳了。」他攤開我的手,放了一張身份證在上面。
「咦?」
「妳翻過來看。」
「……,是空白的?你們,離婚了?」
「嗯。」他微笑。

我這下才仔細瞧著Simon,他的臉有點憔悴,這段時間,他一定很不好受。

「笨蛋。」我摸著他的臉,眼淚又不停滑落。
「對不起,讓妳久等了。」他吻上我。
「以後,不要再跟我說對不起了。」我緊緊抱住他。

我鬆了口氣,原來,他是要來告白,不是告別的。
在孤單了幾個晚上後,一度覺得快撐不下去的我,終於感覺到他的溫度。
此刻,終於找到了可以相信的,愛。


《完》


※本文同步刊登於MSN女性時尚頻道「戀愛心情」之「誘惑,正在發生」專欄

charlotte041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oseph Chai
  • 嗯...

    無意之中逛到這哩,看到這篇,感覺寫的好棒呢~把所有很細膩的感觸,都寫進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