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奶粉之大陸良心檢驗員說實話


我是化驗員,來告訴你們我們平時吃的食品裡都摻了什麼東西?

作者:臨泉之樹

摘錄部份…

目前鬧得沸沸揚揚的三鹿奶粉事件,作為一個可能的知情者和懂點化學的人,我也來談談我的觀點:

1、媒體也好,廠家也好,國家質量監督也好,還是在唬嚨大家,為什麼我敢這麼說,因為三聚氰氨根本不可能直接加入牛奶中,三聚氰氨的市場售價並不低,奶農不可能不計成本的提高濃度,其次,三聚氰氨水溶性較差,要想完全溶於牛奶比較麻煩;那為什麼媒體,廠家,國家質量監督要異口同聲的說是不法之徒加入了三聚氰氨,其實就是為為了掩蓋一個更可怕的問題,那就是加入的其他毒性更大的東西,說穿了就是尿素,尿素作為一種便宜的農家化肥,真是經濟實惠的“好添加劑”。

2、為什麼要加尿素,因為各乳品公司收購鮮奶,測試的標準主要是奶的蛋白質含量,說穿了就是氮的含量,尿素作為一種最普遍的氮肥,由於它獨特的分子結構,記得好象是兩個氮分子配個什麼我忘了,氮的含量當然高了,混入奶中,提高氮濃度,價格自然也賣得高了。

3、尿素怎麼轉化為三聚氰氨的,很簡單,奶粉的生產過程就是將鮮奶放在封閉的環境高溫環境下,然後採取噴霧的方式直接轉化成粉狀就成了奶粉,而尿素在高溫下會產生變化,生成三聚氰氨,OK,有毒的奶粉就這樣生成了。

最後,我再談談我怎麼知道這些內幕的。

前幾年,是01年還是02年,我記不太清楚了,在辦理一件帶黑社會性質的案件時,他們主要罪狀之一就是把持我市某區的牛奶收購市場,長期以次充好,我們在辦案中就了解到,他們在牛奶中加入尿素、少量食用油,然後加大量水(良心好的加自來水,不好的就直接加池塘或者田裡的水),最後用專用的攪拌機進行攪拌,一批蛋白質濃度高的鮮奶誕生了,但最後幾個犯罪分子都翻供,說他們這種做法是普遍的,並不是他們發明的,後來我們專門去天友了解,確實如此,他們對牛奶收購中出現的這些問題根本沒有比較有效的檢測措施或者是因為收購站點太多,沒有精力和金錢來負擔這麼大的檢測開銷,所以對廣大奶農的行為基本採取的是默認的態度,而且據在天友的了解,這種現象在全國的乳製品行業是普遍的,只要存在向奶農收購牛奶,就普遍存在次類現象,所以三鹿事件的發生就是必然的,而且這次三鹿出了事,全國其他所有奶製品企業都保持沉默,沒有一家跳出來指責,什麼原因大家看了我的說帖應該心裡有數了吧,最後弱弱的問大家一句,這樣的牛奶你們敢喝嗎?

真實案例看三鹿奶粉背後的行業潛規,提醒大家,是不是國家未檢驗出三聚氰胺的奶粉就一定合格了呢?未必!因為所有的檢驗都是抽樣檢查,你所化驗的結果至多隻能代表這個批次的結果而已,而且如果抽樣若不準確的話,化驗的結果能否代表這個批次產品的結果都很難說。

所以化驗員拿到樣品化驗出結果開化驗單時,往往在化驗單上寫上:「本結果只對樣品負責」這一句以避免出現麻煩,甚至有一些極有心計的廠家事先料到了出這麼大事情,國家可能抽檢,就立刻更換原料,生產了一批或幾批合格的產品以備抽檢,這樣的事情我經歷過,一點也不新鮮。

再告訴你們,有時候還會出現生產廠商向抽樣或化驗人員行賄,偷換樣品,把不合格的樣品換成合格的樣品的現象。而且這次國家抽查,有的也並非是國家總質檢局直接抽查化驗,而是省質檢局或地方質檢局把抽查結果上報國家質檢總局而已,會不會出現漏洞那就很難說了。

現在來說一說蔬菜吧。對蔬菜的最大污染不是化肥、農藥和各種生長素,而是水源!我們郊區有一村所種的西紅柿本村人從來不吃,為什麼?因為吃了就會腹瀉。後來上面對附近的河水進行了化驗,原來是上游有一焦化廠排出的苯酚污染了河水,而河水又對菜地造成了污染,才造成這樣的後果。

病死豬肉哪去了?在市場上充鮮肉是過不了檢疫這關的,農民丟了又把老本虧進去了,多數是豬販子偷偷的低價買來把皮剝了後賣給那些肉聯廠,最後做成火腿香腸之類的進入市面上,這是肉類食品行業和檢疫部門都明白的事,不信就去問一下你認識的動物檢疫人員,90%的檢疫員是不吃火腿香腸的。

不少飲料說是純果汁,其實那有什麼果汁!有飲料廠的老闆說,真要是用水果作果汁賠死了!所謂的果汁,大多數就是「三精」水,香精、糖精、防腐劑,有的還加增稠劑,顯得果汁看上去很粘稠,不少果凍,也是這樣做的。

增稠劑對中國的食品製作者來說也是一個好東西,它可以使飲品看起來顯得粘稠,有些所謂的純牛奶,經我們化驗,其實沒有多少奶,但看起來粘稠,顯得奶含量很高似的,就是增稠劑的功勞。

在天涯上看帖子,有幾個家裡或親戚有養奶牛或有小牧場的人都跳出來說實話,說他們家雖供奶給某大型奶企,但家裡人卻從不給他吃那奶企的產品,甚至是國內任何的奶製品他們都不碰,為什麼?不就是他們深知其中的隱情,何況自己也是摻假摻毒大軍的一員。奶農是百分百摻水,100斤+30斤水,為保不變質加碗牛尿,再加蛋白粉……

這次國家檢測結果說供應奧運會和出口的奶粉未檢出三聚氰胺,我感到莫名驚詫,試想若是奶戶或供應商向奶裡摻雜的話,生產出來的奶粉何以此有而彼無?要麼是三鹿乳業自已摻的?是不是為了避免國際影響掩蓋了某些事實?

再給大家說一件事,筆者曾經在幾單位的化驗室工作過。在糧庫,糧庫主任的親屬來送糧,由於送的水稻太次,說實在話,如果磨成大米,豬都不會吃的,筆者當時並非出於什麼正義,而是怕擔重大責任,就拒絕開合格的化驗單,結果第二年糧庫主任就讓我靠邊站了。後來糧庫改制,筆者下崗。不得不另找工作。現在你們明白了吧?一個化驗員,若不同流合污或隨波逐流的話,那麼等待他的只能是和我同樣的命運。

筆者寫這些,並非抱怨什麼,或是後悔什麼,而是要大家明白一些事情。筆者現在已經不幹化驗工作了。賦閒在家,輔導幾個學生物理化學。一提化驗,頓生厭惡。

charlotte041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